全國服務熱線:

400-687-0537

這裏的農民為啥不燒秸稈了(美麗中國·調查)

     每年麥收季節,秸稈焚燒在許多地方都是讓人頭疼的問題。誰都知道秸稈焚燒既汙染環境、又浪費資源,可還是走不出“年年喊禁燒,年年還要嚴防死守”的怪圈。今年夏天,安徽蚌埠抓住秸稈綜合化利用這個關鍵問題,采取多項措施,化解了秸稈回收利用中長期存在的矛盾,九成秸稈實現綜合化利用。

    金浪滾,麥穗黃。以往麥收時節,除了有豐收的喜悅,也少不了秸稈焚燒的苦惱,不少幹部駐田間、睡地頭,嚴防死守,仍保不住哪裏會隨時點起一把火。然而,近日,安徽蚌埠淮上區沫河口村村民代表何後輝告訴記者,“今年包管的片區沒冒一股煙,之前交的保證金算是保住了,還能再得點獎勵。”今夏,安徽蚌埠無一處著火點,91.1%的秸稈實現綜合化利用。一方麵強力禁燒、嚴格監管,一方麵推進綜合化利用,疏通變秸稈為“真金”的渠道,秸稈焚燒的老大難問題正逐步化解。

     秸稈焚燒不能一禁了之,疏通出路,農民和收購經紀人雙得利,為了嚴防秸稈焚燒,蚌埠市將每個村子分成不同片區,村兩委成員、村民代表、黨員組成巡查隊,兩人一組24小時值守。何後輝是巡查隊的一員,他每天要對所包片區全麵巡查,對田頭路邊堆放的秸稈及時清運,宣傳推介粉碎還田、深耕深種等技術,還要落實相應防火措施,加強對臨時堆放點、打捆點的安全監管。“每名村、鎮及縣區幹部都交了相應額度保證金,簽訂了承諾書,並且一級一級分管負責。”何後輝介紹,“實行獎優罰劣,一旦出現著火點,就要全額扣除保證金,並追究相關負責人的監管責任,年終考核時‘一票否決’。”“秸稈焚燒不能一禁了之,更主要的是要疏通出路,擴大秸稈的綜合利用渠道。”蚌埠市農委副主任李勇說。沫河口村村民周廣堂便感受到了不燒秸稈的好處。“以前,堆放的秸稈自己燒,費時費力不說,有時田地一旁的農房也被燒毀,發生過不少事故。”周廣堂說。如今,村頭開闊地,一塊塊打捆後的秸稈堆積如山,秸稈收購經紀人從這裏把秸稈拉走,送往發電廠、養牛場等地;田間地頭,粉碎後的麥茬混合在鬆軟的土壤內,散發出陣陣麥香。周廣堂告訴記者,“粉碎機、打捆機迅速推進,不耽誤下茬作物耕種,同時粉碎後的秸稈化入土地,打捆後的秸稈循環利用,生態環保的作用明顯。”另一方麵,在鄉間忙著收購的經紀人,也能得到不少實惠。例如,蚌埠淮上區三鋪村皖猛農機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趙永川每年都收購大量秸稈,他有本明白賬:一畝地秸稈能獲20元政府補助,按4—5畝地生成一噸秸稈,那麽收購一噸秸稈能獲得80—100元的補助,再加上每噸280元銷往電廠的價格,平均一噸秸稈收購能有360—380元收入。“合作社購買了十幾套秸稈粉碎機等農機器械,國家、省市縣各項補貼加在一起,能達到購買花銷的40%。”趙永川介紹,除去購買設備、儲存、人力等成本投入,每噸秸稈收購的純利潤也能有100—150元。

        據悉,蚌埠市今夏產生小麥秸稈169萬噸,其中還田利用87萬噸,半量還田利用14萬噸,還田利用率59.8%;離田利用53萬噸,其中20萬噸用於發電,14萬噸用於生產飼料,6萬噸用於製作基料,4萬噸堆肥,9萬噸用於製作燃料,利用率達31.4%。 秸稈利用形成循環產業鏈,變廢為寶,農戶和企業實現雙贏。被收購的秸稈綜合利用情況如何?記者了解到,在蚌埠市懷遠縣安徽萊姆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產廠區,秸稈的綜合利用正在形成一條循環產業鏈:公司回收的秸稈經注菌發酵,就地腐熟後製成有機肥料。肥料用於試驗蘑菇基料,並將基料出售給周邊農戶,農戶出菇後將菇渣回賣給公司,公司再利用含有大量蘑菇菌絲的菇渣培育生成高營養成分的有機肥料。“如果隻是就地腐熟製成普通的有機肥,售價低,公司幾乎無利可賺,也沒太多回收秸稈的動力。”公司董事長張從軍介紹,現在蘑菇基料可以賣給農戶,帶動農戶創收,公司也有的賺,同時回收菇渣製成高營養有機肥,售價也比普通肥料高出許多。“秸稈回收利於生態保護,但秸稈綜合利用的難度,主要在於成本消耗。成本太高,實踐推廣就會受到影響。”張從軍指出。該公司的實踐並非個例,製作板材、生物質燃料,不少有關秸稈的綜合利用,都在降低成本、變廢為寶方麵下足功夫。“按常規模式,木粉是塑木板材生產的主要原料,但一方麵浪費了大量森林資源,一方麵木材粉碎較為不易,且含水率較高。”安徽雪郎生物基產業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萬玉青介紹,現在其公司用深加工後的秸稈粉做原料,配上一定的再生塑料、添加注劑,生產的塑木板材結實、耐用,消化了秸稈,也降低了企業成本,實現雙贏。獎補政策能調動各方積極性,農戶盼望加大補貼力度,增加技術指導為更好地推廣秸稈綜合利用,蚌埠也在采取一係列獎補政策。蚌埠市農委副主任李勇告訴記者,政策上,對於合作社等購買秸稈粉碎機、打捆機等專業機械的,政府會優先給予相應額度補貼,“對於利用秸稈進行高溫堆肥、製作燃料、發電等的企業,對於參與秸稈收購的經紀人,政府也會給予一定額度的補助,不讓企業虧損”。“秸稈的綜合利用往往成本不低,采取正麵激勵幫助企業、相關人員降低利用成本,才能調動收儲、綜合利用的積極性。”李勇說。對此,趙永川希望,政府補貼能下發得更快一些,支持力度再大一些。“合作社去年投資約1000多萬元,今年趕上雨水較多,收購秸稈的數量和盈利都有所下降。”趙永川說。李勇指出,相關農機具購買、對秸稈發電等企業的補貼力度還應加大,“整體上全市用於秸稈粉碎、打捆等農機具數量仍然偏少,要鼓勵更多合作社、經紀人等購買,也要通過增加補貼等形式,讓消化秸稈的企業有利可賺”。秸稈還田方麵,李勇建議還要加大對秸稈還田的推廣宣傳及相關技術指導,“短期內還田有利於增加土壤有機質,但長期秸稈還田容易造成土質鬆軟,有些附在秸稈上的蟲卵等容易導致土壤病蟲害。每隔三年左右要對土地進行一次深耕深翻,同時日常秸稈還田過程中還要加強對病蟲害的防治監測”